媒体报道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新闻动态 媒体报道

首部《中医药法》颁布 拯救中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2017/07/2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49

摘要:  首部《中医药法》颁布拯救中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中医药法》放宽准入条件后,许多老中医的经验方将有望制成医院制剂。     目前,我市中药人...

 

首部《中医药法》颁布

拯救中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中医药法》放宽准入条件后,许多老中医的经验方将有望制成医院制剂。

 

    目前,我市中药人才储备急需加强。

 

    形形色色的中药材。

 

    目前市场上的中药大部分均为可以直接使用的中药饮片。

 

 

    从“神农尝百草”算起,中医药在我国已有五千年的历史。千百年来,劳动人民在与疾病作斗争的过程中,通过实践积累了丰富的医药知识。药理知识依靠师承口授、文字记录、医药书籍,在民间不断推广、流传。如今,随着民众健康需求的不断增加,中医药越来越受到重视,我国中药产业发展迅速。但中医药市场鱼龙混杂、中药掺杂使假甚至“毒中药”事件时有发生。在国家食药监总局公布的最新中药材及饮片专项抽验结果通告中显示,93家中药饮片企业存在问题。不少业内人士疾呼:“中医将亡于中药”。

    2月14日本报刊登的《首部中医药法颁布,能否助力桂林中医传承与复兴?》一文引起了桂林中医药人和广大市民的关注。除了中医的传承和复兴外,对于中药行业的管理和重视也是这部法律的亮点之一。将于2017年7月1日正式实施的首部《中医药法》,将从政策上改变中药市场鱼龙混杂的局面。

    地处南方的桂林,中医药发展历史悠久,中药材资源丰富,发展中医药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据资料显示,桂林拥有药用资源共计3916种,其中属于国家《药典》规范中的药材有313种,占全部《药典》规范药材总数的69%;国家重点经营的20种中药材,桂林有黄芪、金银花、绞股蓝等16种;桂林本地特有的中药材资源有125种,其中受国家一、二、三级重点保护的共有98种。此次《中医药法》的颁布,对桂林的中医药市场有何影响?能否助力桂林的中医药健康服务体系建设?对此,记者进行了走访调查。

    □本报记者 秦紫霞

    民间偏方:有望编入“正规军”

    近日,家住琴潭道的市民张婷的三岁女儿生病了,轻微腹泻。张婷按照她收藏的一本名叫《民间验方》的书上刊登的方法,将苹果和胡萝卜隔水蒸软,让女儿服用后,拉肚子的症状减轻了不少。“味道很像果蔬泥,孩子也挺喜欢吃的,我觉得这方法不错,既能治病又省钱。”张婷将这本书收得很好,一直放在衣柜里,生怕孩子碰脏弄坏。

    如屠呦呦从《肘后方》《本草纲目》中得到启发,提取青蒿素,挽救了疟疾患者的生命一样,存在于民间的中医偏方,虽然很多没经过现代科学的临床验证,良莠杂存,但仍有许多蕴藏着宝贵的中药理论。今后,像这样的民间偏方有望受到法律的保护。据《中医药法》规定,国家采取措施支持对中医药古籍文献、著名中医药专家的学术思想和诊疗经验以及民间中医药技术方法的整理、研究和利用。

    “中医文化本身也是中国文化的一个部分,中医文化包括养生、健康等涉及日常生活的多方面。比如说,几乎每个家庭都会用一些中药药材来煲汤,平时很多人也会使用药食两用的药材来保健,中医知识和文化就在日常生活中。”全国首届国医大师传人、广西名中医李莉表示。

    开放市场:“经验方”制成中药制剂之路不再艰难

    而对于更多的中医人而言,此次《中医药法》对于中药管理制度的改革规定才是他们最期待的部分。据了解,一种中药从种植、采集、炮制、煎煮再到最后患者喝入口中,需要很多道工序和步骤。但现实的情况是,医院的药剂科却不能将这一流程全部掌握。目前在我市中医医院和一些医院中医科的药材中,大部分都是中药饮片,可以直接进入临床使用的医院制剂少之又少。

    “所谓的中药制剂,是指经过多年经验积累、形成针对某一类病症的药方。但是,按照国家规定,中药制剂制成医院制剂要有非常严格的认定程序,取得制剂批准文号才能研制。”市中医医院药剂科主任胡耶芳告诉记者,层层的手续和监管,让大部分老中医的经验方变成中药制剂的路并不容易。此外,随着中药经销链条环节的不断增多,本来并不昂贵的中药经过层层加价,零售价格水涨船高。以川芎为例,从药农处收购价约每公斤19元,经过药厂生产、运输,到医院药房,最后到达消费者手中的价格涨了5倍左右。

    面对市场上形形色色的中药饮片,其炮制方法和加工工艺存在的种种弊端,着实让许多中医人又爱又恨。爱的是中药饮片可以直接用药,恨的是成品的中药饮片辨证伪劣着实困难。“比如,龟板是很昂贵的药材,如果用急火来炒的话,成本相对较低,但药效就会打折扣。它制成中药饮片后,我们很难从其外观上辨证其疗效的确切性。”胡耶芳告诉记者。目前,中医医院所采取的方法一般是对比法,将合格的饮片制成标本,与不合格的饮片进行对比,如有怀疑的送实验室进行检验,以辨别药品的“伪劣”。

    “如果能将老中医经验方做成普通中药制剂,则会让很多医院和患者受益。”胡耶芳的话道出了许多中医人的心声。如今,这样的心声即将成为现实。据了解,首部《中医药法》对现有的中药管理制度进行了改革创新,放宽了中药配方研制研发的条件,规定医疗机构配制的中药制剂品种应当依法取得制剂批准文号。但仅应用传统工艺配制的中药制剂品种只需向医疗机构所在地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药品监督管理部门备案后即可配制,不需要取得制剂批准文号,但医院必须具备制剂生产及研究团队。

    《中医药法》放宽了中药配方研发的条件,对于中医人而言,无疑是个极大的好消息。“很多中药饮片都是机械炮制的,机械化虽快捷,但我们都知道中药自古以来都是人工炮制的。只有人工炮制才能让药效发挥到最大的程度,加上部分中药饮片炮制非常讲究,如果允许医院对药材进行炮制,那我们就能很好掌握药品火候等方面的控制,这对中药药效的保证是个提高。”胡耶芳说。据了解,目前我市一些有资质的中医医院也将对此进行尝试。

    老中医的经验方制作成医院制剂将不再艰难,对于百姓而言,更是一件好事。“就拿去医院看流感来说,你必须先挂号再看诊,再根据处方配药。但如果只是看普通的流感,药方是差不多,但你还是得依照这样的流程走,这样无形中就浪费很多人力物力和患者的时间。而医院将经验方做成医院制剂后,百姓可以直接拿药,药价也会降低不少。”胡耶芳告诉记者,经验方制成中药制剂后,药价初步估计可以降低40%。

    “对于现代人而言,中药煎药不便、服药不便,直接制成医院制剂,确实有利于中药的发展和推广。”从业十余年的中医刘医生说。

    全程监管:有望改变鱼龙混杂的中药市场乱象

    在广西玉林中药市场,五花八门的药材让人目不暇接。“你认为你花大价钱就能买到真货,其实并不是。比如穿山甲,很多是黄牛蹄代替的,大小形状相似,加上些穿山甲的毛发,足以以假乱真。”胡耶芳告诉记者,严格来说,从私人诊所到医院都不允许个人进药,采购中药必须有采购药材的相关资质。但实际上,私自购药的现象并不罕见,一些私人诊所、医院或江湖郎中在药材市场上购药如同买菜一样简单,许多采购者难以辨别真伪。“举个例子,鸡内金很多是豆腐皮仿制的。因为它炒出来的味道和颜色接近,很多非专业人士根本分辨不出,买到假药材的几率很大。”胡耶芳告诉记者。中药市场的混乱,容易导致劣质甚至伪劣中药流通到中药生产企业、药店、医院等。如果这些机构缺乏对中药的鉴别资质,进入百姓口中的中药疗效会大打折扣。

    众所周知,中药是中医发展的核心和关键。除了鱼龙混杂的中药市场外,对于中药种植的急功近利,也是不少中医人痛心疾首的问题。“好的药材讲究遵循中药材的自然生长规律和周期。但如今,很多药农根本没有基本中药栽培和加工的知识。甚至人为对中药材进行助长、以次充好。比如,人参以前是很昂贵的药材,长出一颗大人参需要长年累月,但如今中药市场上,萝卜一般大的人参常常能看到。拔苗助长的药材,药效能和以前一样吗?”市中医医院院长、中医学会会长杨斌提起中药面临的困局,痛心疾首。

    据《中医药发展战略规划纲要(2016-2030年)》的数据显示,2014年我国中药生产企业达到3813家,中药工业总产值7302亿元,中医药已传播到183个国家和地区。与中药产业快速发展不相匹配的是,中药产业面临着集中度低、野生中药材资源破坏严重、中药材中增重、掺伪、掺杂等问题。2016年,中国医药商业协会发布的《中国药品流通行业发展报告》也显示,我国的中药材流通处于“小、散、差”状态,药材初加工与包装技术落后,储存养护技术落后,违规滥用使用硫磺和磷化铝熏蒸的现象普遍。“党参、当归、川贝、山药、枸杞、莲子、百合、银耳等容易生虫变色,最容易被不法药商用硫磺熏制。”胡耶芳在采访中表示。

    据了解,中药材市场的混乱由来已久,混乱的原因很大一部分来自于药材管理标准的不完备。许多中医药专家告诉记者,长期以来,我国的中药管理主要依靠《中国药典》《全国中药材炮制规范》和省、市、自治区的地方规范,三级标准共存加上地区间的差异性,让缺乏顶层设计和总体规划的中医药市场存在许多漏洞。

    “对中药材的严格监管将给中医药发展提供良好的环境,促进中药种植、流通产业和中医药产业的良性发展。”杨斌表示,即将颁布的《中医药法》无疑给中药管理注入了一剂强心针。据《中医药法》规定:“国家制定中药材种植养殖、采集、贮存和初加工的技术规范、标准,加强对中药材生产流通全过程的质量监督管理,保障中药材质量安全“,“国家鼓励发展中药材规范化种植养殖,严格管理农药、肥料等农业投入品的使用,禁止在中药材种植过程中使用剧毒、高毒农药,支持中药材良种繁育,提高中药材质量。对违规在中药材种植过程中使用剧毒、高毒农药,情节严重的,可以由公安机关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处5日以上15日以下拘留”。

    期待:桂林中医药传承中复兴

    鱼腥草是一种常见的中草药,它繁殖快,产量高,一年最少能种植两季。在灵川县的许多农户家门口,鱼腥草曾是他们种植多年的经济作物。但目前,鱼腥草的种植面积正在不断缩减。据灵川县经作站相关人员介绍,2012年全县鱼腥草种植面积达到高峰,约为8000亩,2015年种植面积约为6000亩,2016年下降到2000亩。多年的连作粗放栽培加上鱼腥草病害严重,鱼腥草虽产量大,但人工采挖的劳动强度大,耗时耗工,加上价格持续走低,让鱼腥草频频减产。目前,灵川县经作站技术人员正试图通过引进试种优良抗病新品种,结合标准化规范化种植技术,减少病虫害的发生,改善鱼腥草的品质;通过摸索机械化采收装置,提升采收效率,降低采收成本。

    在采访中,不少中医药专家表示,桂林曾是岭南中医药发展高地,拥有丰富的中医药资源。加上交通便利的优势,此次《中医药法》的颁布对桂林中医药的复兴是一次很好的良机。“比如,龙胜、资源等山区的气候非常适合种植中草药,白芍、山药、鱼腥草等都很适合在桂林生长。”杨斌告诉记者,中草药种植也是安徽、云南等“药都”地区农民发家致富的好途径,关键需要系统的指导。

    “全面复兴桂林市中医药事业,是时代赋予的责任,我们必须有所担当和作为。”市卫计委有关负责人说。对此,我市也进行了一些探索。2013年7月,我市出台《桂林市中医药复兴规划(2013-2020)》,提出了推进中药材种植、中药材加工、中医特色诊疗、中医养生旅游和中医文化交流等“五位一体”发展思路。2016年12月,桂林市卫计委成立了中医药质量控制中心,以制定中医药质量控制体系,对桂林中药饮片的采购、验收、煎煮、炮制,养生产品的开发和中药生产、种植实施控制研究。

    “中药质量保证需要一个专门的机构来管理。桂林有条件打造中医药种植基地。中草药种植要依据中草药本身的特性,我们将从生产源头抓起,推进中药的种植、生产、加工、临床使用一体化,对中药进行全程监管。”市中医药质量控制中心的胡主任告诉记者。

    据了解,目前我市中药材种植初具规模,全州县种植金槐10万亩,龙胜种植厚朴10万亩,其他县区也分别种植了以“三木”药材(厚朴、黄柏、杜仲)、山银花、银杏叶、栀子、菊花、八角等品种为主的中药材。预计2020年,我市中药材种植面积将达到177万亩。

    相关资料还显示,我市中药材加工企业只有15家,桂林市药材方面的精专人才十分匮乏,县级的医院没有专业的中药人才储备,中药发展传承人很少,有突出贡献和成果的更少。针对这一现象,目前我市正在着手中药人才培养和考核,加强中药人才的储备和构建。

    此外,根据《桂林市中医药复兴规划(2013-2020)》,我市正积极打造实体中药材交易平台———桂林国际中药城。据资料显示,该项目已在2015年的中国—东盟博览会上正式签约落地,将引进民间资本15亿元,占地400亩,按照“一条街、两个园林、三个中心、四个基地”规划设计进行建设。建成后,它将成为辐射西南、华南,在全国有一定影响力的中药材批发市场,成为集中药仓储、加工、交易、配送于一体的现代中药物流中心。

    本版照片由记者秦紫霞 通讯员詹金容 摄

 

 

 

友情链接: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 广西区卫计委 桂林市卫计委 崇华中医云平台 桂林市皮肤病防治医院 趣医网 卓睿-好大夫在线

地址:广西壮族自治区桂林市临桂路2号
咨询电话:0773-2828829 预约电话:0773-2811555 急诊电话:0773-2800120
桂林市中医医院© 2001-2016
桂ICP备05007594-1号 桂ICP备05007594-3号

桂公网安备 45030402000097号

桂公网安备 45030402000014号

返回顶部